找解法,而不是給意見:g0v 為台灣「hack」了什麼?

「g0v」透過 Leet 代碼為社群命名,不止表明自己的身份,也說明要做的事,精簡的三個字元滿滿的駭客(Hacker)風格。官網上他們是這樣介紹自己:自台灣發起、多中心化的公民科技社群「零時政府」,以資訊透明、開放成果、開放協作為核心,透過群眾草根的力量來關心公共事務。這次受訪的侯宜秀律師,同時是 g0v 零時政府揪松團輪值主席,她特別提到受訪身份可以用「contributer」(貢獻者)就好,這個自我介紹開場,已經充分展現 g0v 社群的特色:去中心化的精神,多中心化的運作,沒有人代表任何人。「你知道的,沒有人能代表 g0v,我只能代表自己。」

 

g0v揪松團輪值主席 侯宜秀律師。(圖/許恩恩攝)

 

 

承認自己是「沒有人」,弄髒雙手,讓事情發生

 

g0v 透過兩個月一次定期舉辦單天實體活動形式,開創台灣黑客松(hackathon,是黑客(Hack)與 馬拉松(Marathon)的複合字)的新型態作法。負責號召大家參與黑客松的「揪松團」官網有一句響亮的號召台詞:「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做這個,先承認你就是『沒有人』。」黑客松吸引了各行各業、四面八方的人們投入,而成為 g0v 的貢獻者。活動進行方式也很簡單,來自各方的與會者可以利用三分鐘的時間將自己想做的事快速發表,並在活動現場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,發揮各自所長,同時透過線上與線下協作的方式,用「弄髒雙手」,也就是實際動手做來「讓事情發生」。

 

g0v黑客松舉辦形式。(圖/g0v 揪松網)

 

 

讓事情發生,簡單幾個字,傳遞了 g0v 核心概念。而關於數位發展的政策,侯宜秀律師強調開源的精神導入,更重要的是公私協力精神,這與數位發展部「多元創新司」的命名不謀而合。然而多元角色如何協力?侯宜秀指出,政府跟社群互動時常有一個盲點,政府習慣做法是「詢問大眾意見」,但參與 g0v 社群的人們「對意見,沒什麼意見」!因為只要無法改變,都是浪費時間。她解釋道,g0v 的貢獻者都是志工,既然毫無名聲與金錢上的利益,那麼最重要的就是「impact」(影響力),這是社群衡量要不要「入坑」(投入)的基本設想。當政府來問社群「這個計畫如何」時,大家已經沒有太多興趣,比較好的是「提出問題點」,社群可以針對問題點回應:這是不是待解決的問題、是不是現在可以解決的問題、那我們可以用什麼方式解決?

 

侯宜秀補充,從社群「回應」的情況就知道是不是大家關注的事,就像群眾募資邏輯一樣。當如果政府已經想到一個程度了,才提出議題讓大家檢視,通常有兩種可能:一種是想得很好,那麼不會有什麼人回應;另外一種則是反之,完全搞錯方向,那也不會有人回應。只有在「問題」層次就進行交流,才會促成公私之間比較大影響力的協作。例如防疫時的口罩地圖,資料開放出來後有能力的貢獻者就一呼百諾紛紛提出創新的作法。「g0v 社群不是以批評多寡作為貢獻指標的地方。」而是想要知道哪邊可以「改多少」,所以希望政府開放資料「release early, release often。」(及早釋出,頻繁釋出),透過頻繁互動可以儘速掌握問題核心,共同解決問題。

 

世界第一個公私協力及時口罩庫存地圖平台 (圖/g0v.tw 台灣零時政府粉絲專頁)

 

 

數位發展,不只是技術跟工具,而是思維的轉變

 

同時,侯宜秀也提醒,在與社群協力工作的方式上,不是一兩次諮詢的會議就可以稱得上是「協力」。願不願意把會議記錄開放出來共筆,才是檢視「協力」最好的方法。數位發展帶來思維上的轉變,不只在工具層面,也在權力分配層面。各方在推動專案前進的過程中,透過協作工具的輔助,表達對專案的貢獻。所以我做的東西你也可以用,願意加入的就已經認同了這個價值。在協作工具技術與價值溝通已臻成熟的狀況下,有些專案如「Taiwan Open Education (TOEDU)」的專案夥伴是彼此完全沒有見過面,由在學學生、教育工作者、開放知識及開源社群參與者所組成。只要他們知道如何協作,就可以持續推動專案進行。

 

台灣開放教育推動團隊 TOEDU。(圖/截取自 TOEDU 官方網站 )



台灣能夠有 g0v 零時政府這樣的公民社群,奠基於 1990 年代至 2000 年之間開源社群(提倡軟體原始碼開放、供所有人使用的社群)的理念基礎, g0v 活耀的貢獻者不少是2000年就認識並參與開源社群,而不是 2012年成立社群時才橫空出世。今年恰逢 g0v 社群發起 10 周年,身為 g0v 長期參與者、同時也是數位部部長唐鳳在出席 10 週年論壇時也分享到,目前公部門舉辦的總統盃黑客松,就是運用 g0v 模式邀請公民來進行共創,一同解決問題。此外,近期 g0v 社群計劃推動 Web 3.0 的概念跟公民科技的結合,也與數位部民主網絡司業務有關。協作工具的成熟,加上對於自由民主公民精神的認同,讓台灣 g0v 社群與其他國家相比,有更強的公民行動土壤,民間能量相當蓬勃。g0v 零時政府構成的重要元素:開源模式、行動主義、公民精神。無論什麼樣的數位發展政策,侯宜秀強調的是:比起吸睛的數位科技技術,思維與文化才是推動智慧政府公私協力運作的重點。

 

左起:Web 3.0 創業者葉向林、g0v 長期參與者兼數位部部長唐鳳、g0v 揪松團輪值主席侯宜秀、g0v 發起人高嘉良,對談如何用 Web 3.0 持續深化 g0v 去中心化的模式。(圖/g0v 零時政府揪松團)


推薦閱讀

不只資料治理,更是公私協力:數位發展部的「多元創新司」

2022.11.01 特約記者 許恩恩

台灣要有「開放DNA」:致力於教育、法制倡議的開放文化基金會

2022.11.01 特約記者 許恩恩

完善臺灣防災體系需提升公私協力量能

2022.07.20 特約記者 蕭長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