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 月任太空中心主任 「火箭阿伯」吳宗信:讓國家作產業火車頭

人稱「火箭阿伯」的陽明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特聘教授吳宗信,在 2015 及 2020 年時兩度發動群眾募資,要證明台灣有發射火箭的能力;而他全程以台語在 TEDxTaipei 講解火箭與太空科技產業的演說,就如同五月天以他為主角原型的 MV《頑固》一般,在許多人心中種下了太空夢的種子。

 

陽明交通大學博愛校區實驗二館 ARRC 實驗室一隅,3D 列印火箭模型存錢筒。(圖/何宇軒攝影)

 

 

今 (2021) 年 8 月,吳宗信即將接任國家太空中心主任,讓他為台灣打造太空產業的夢想,又來到新的階段。曾經離開學術界,創辦商用火箭民間公司,後來因為與夥伴技術理念不合而離開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,正是這項難得經驗,讓他對產業有了更多體會。

 

吳宗信說,學界中每個老師一輩子耕耘自己的專業,可能不知道其他人在做什麼,結果就是見樹不見林。他比喻,就好像有人很會種鳳梨、有人種蘋果,如果可以把這些不同的水果搭配整合在一起,就能提供更好的產品。

 

吳宗信認為,自己在業界這幾年,學到很多在學校得不到的經驗,讓自己能夠「見樹又見林」。例如,他知道火箭需要的航太系統,裡面的軟硬體要做到什麼程度、需要找怎樣的人、怎樣的規格,哪些零件可以用成品、哪些要自己開發等等。「我們站在台灣半導體工業巨人的肩膀上,只要少一個東西就做不出來了。台灣是一個寶島,台灣什麼都有,只是不知道要怎麼整合。」

 

HTTP-3A 火箭航電段系統測試。(圖/何宇軒攝影)

 

 

會答應接下國家太空中心主任,正是因為從學界到業界走一遭之後的體悟。吳宗信感嘆,台灣雖然能幫國外廠商做零件,但無法做整個火箭、衛星。美國從阿波羅時代已經發展 6~70 年,不論是資源的創造,人才的技術能量,美國都領先太多。

 

「所以我想清楚了,我要站在國家的高度,去幫助這個產業提升起來」,吳宗信說,這是一個很榮耀的位子,責任也很重大。國家太空中心的預算一年接近 25 億,幾乎是國內研究單位之冠,但也是嚴苛的考驗,必須要在一定時間內,將耗資數十億的系統送到太空,「如果稍微有失敗就完蛋了,所以壓力很大」。

 

「如果是 3 年前,我不太敢接(太空中心主任),但我現在有信心接」,吳宗信說,整個產業鏈,不論是做火箭、衛星、系統工程的專家他都有連結,「我的Networking(人際網路)很強,不一定每個項目都懂,但可以找到專家來解決問題,所以才有信心接。」他希望 3 到 6 年內,可以打造優良的台灣太空科技產業環境。他期待,國家太空中心是活水,不管是系統或零件,可以從公部門資源研發後,再技術移轉給民間公司。「國家要扮演戰略性的火車頭,提供技術、資金,創造高價值的就業市場,年輕人才會有希望。」

 

在背後推動他投入太空產業的動力,吳宗信認為,簡單來說就是「J・A・P」。第一個 J,指的是 Justice 以及 Justification,也就是正義感,以及要有合理的行動。他解釋,他是那種看到不公平、不符合正義的事情,「我火就會起來的那種人」。台灣科技產業、人才很強,「但為什麼在太空領域產業卻被放掉?這就沒有 Justice」。

 

但光有正義感,如果沒有行動,那就只是「酸民」,所以要有A,也就是 Action、要行動。要行動就要合理(Justification)。對於台灣太空產業面臨的不公不義,要讓它走出去,因此像創辦公司、接任太空中心,就是他的行動。他希望站在國家的角度與資源,創造台灣太空科技與產業環境。

 

行動就要有計畫,而不是莽撞行事,所以 P 就是指 Plan,包括三期的國家衛星計畫,要加入國家的衛星載具計畫,才會全面。而計畫可能是滾動式,執行過程會有很多困難,因此 P 也可以指毅力(Perseverance)。

 

「我就是跳出去、撩下去,戴鋼盔去太空中心這個 30 年的組織」,吳宗信坦言,「有人也會覺得我懂嗎、有辦法管他們嗎?但是,如果我自己不去做,什麼事都不會發生。當教授也是講爽的,在(體制)外面只能狗吠火車,畢竟主事者看事情的角度與你不同。」

 

吳宗信因為看到台灣太空產業面臨的問題、進而有了行動與計劃。「我都跟年輕人說,如果你看到不公平的事情,還不會生氣,那就不用多說了。」吳宗信認為,他採取行動,正是因為他有情緒,「你看到我講到太空,眼睛都亮起來!」

 

吳宗信與自己推動太空產業的三大元素「J・A・P」 。 (圖/何宇軒攝影)

 

 

從學界到業界走了一遭,接著即將要擔任國家太空中心主任,橫跨產、官、學的歷練,都讓吳宗信的眼界越來越開闊、離夢想也越來越近。然而,不論是擔任大學教授、火箭公司創辦人,還是將來的太空中心主任,在任何一個位置上,他都永遠是用他熟悉的母語,訴說著他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熱愛、更勵志要讓台灣的太空產業飛向天外的火箭阿伯。

 

在吳宗信的辦公室可以看到一幅 6 歲小朋友送給他、充滿童趣筆觸的火箭主題繪畫。吳宗信說,他把這幅畫掛起來,就是為了每天提醒自己「勿忘初衷」。

 

吳宗信的辦公室掛有一幅 6 歲孩童送的火箭主題繪畫,時時提醒自己「勿忘初衷」。 (圖/蔡雨婷攝影)

 


推薦閱讀

讓世界知道臺灣不缺席!專訪科技部長吳政忠談《太空發展法》

2021.06.18 特約記者 何宇軒

從 5G 通訊模組到宇宙科學實驗,產業築起臺灣的「太空夢」

2021.06.18 特約記者 何宇軒

力拼下一座護國神山,臺灣正全面打造太空產業核心技術

2021.06.18 特約記者 何宇軒